六月月六

改名字了,狗子川爱好者,萌物爱好者,目标:秋名山老司机

哇,新出了好多东西,要补一大堆🙊

【狗子川】狗獭抄

最近挖出老坟歌曲:kb的《闰猹抄》
虽然是恶搞,但是原曲太悲了,听着也很悲伤。
于是有了这个狗獭
大天狗闰土✘荒川獭(猹)




今天他也没来。

水獭保持着偷鱼的姿势,脑袋却盯着不远处的村庄,和平的村庄炊烟袅袅,正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夜饭的时候。

它松开了爪子,那肥美的鱼又跳回了笼子。

这日正值中秋佳节,圆月皎皎,秋日凉爽的风吹皱了河水,波纹破碎了水中月,扭曲了水獭映在水面的脸,那毛茸茸的小脸像以前许多次那样朝向不远处的村庄。

细微的呛鼻味道随着干燥的秋风飘向了岸边,水獭的鼻子微微耸动,他知道这个味道。果不其然,村庄的一处草垛在这干燥的天气里冒出浓浓黑烟,仿佛只是一瞬间,熊熊大火席卷了村庄,警示的铜锣声姗姗来迟,混杂在一片喊叫声中。小儿本能哭喊,男男女女踉跄奔跑,老人被困屋中在无人的角落化为一片焦黑。

水獭飞速跑上岸,四爪刨地划碎草皮,带起细细尘土。那人一定要没事,老天,请保佑他一定要没事!

脖戴银色项圈的少年拖着半人高的沉重木桶,跌跌撞撞地跑向河边,枯瘦的身子衬的那木桶格外巨大。

木桶沉入水面,少年双腿蹬地,两手紧拽着拉手,然而水桶非但没有被提起,还带着岸上的少年缓缓入水。

“起来啊!起来!!!”涨红了脸的少年脖间青筋暴起,咬肌鼓胀,泪水顺着面颊流下,被吃进了嘴里,微凉的秋风瞬间带走了那泪的温度,苦涩冰凉的味道如同少年的心,他双眼恨恨地盯着自己瘦弱的手臂,大声吼了起来。

沉重的木桶真的慢慢出了水,少年突然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他将水桶举起,扛在肩头就转头跑回了村庄。

躲在草丛后的水獭睁开了眼,那眼还透着未消退的红,皎洁的月光仁慈地遮掩了一切,河与村庄相隔不远却恍如两个世界。

祸不单行,宁静的村庄自走水以后便接连受灾。

极端的低温冻死了大片农作物,开春竟颗粒无收,村民个个似行尸,面黄肌瘦又步履蹒跚。多少人在行走途中直直倒下,尘土飞扬后,便多了一座坟。

唯有一个少年,仍旧清瘦但精神饱满,他每日都能捕到鱼,就用那简陋的笼子。

然鱼终不能饱一户,少年现又年长一岁,身量也算略有拉长,但脖间仍挂着那银项圈。

他手持钢叉,在野外逡巡,冬日的寒冷不仅冻坏了庄稼,野外的飞禽走兽在冰雪中也难以幸免,少年锐利的眸子寻了半天竟没有看到一个活物。

水獭蜷在水底的巢穴,圆润的耳朵轻微抖动,左浅右深,熟悉的脚步声响起,他来了!

毛发略显枯黄的水獭划动四肢,叼起了早就准备好的鱼快速浮出水面。它仍旧躲在那大石头后面,绿豆般的小眼欣喜地望着少年,但今天少年没有提着篮,取而代之的是一柄钢叉。

少年脸上没有往常的期待,他紧皱眉狠狠踢了一下青嫩的草皮,草屑四溅,飘散在平静的河面,却激荡了水獭的心。

细微的响动引起了少年的极速转身,他一手握紧钢叉,双目随着快速转动的脑袋巡视着身后,然而并没有猎物,不过是春风掠过树间。

塌下的肩昭示了主人的失望,轻轻的抽泣声响起,“爹,我找不到……”

少年的哭声似利刃插进了水獭的心,这利刃比那钢叉还要锋利,水獭微微蜷起了身子,小小的爪子捂住胸口,抖动的嘴衔不住鱼,那鱼落入水中,发出了轻轻的响声。

背对着河岸哭泣的少年抬起了头,重新拾起了钢叉,缓缓转身,死死盯着大石头后方的水獭,那水獭虽皮毛枯黄,但也算个儿大,够一户人省着吃一段时间了。

当那钢叉扎透它的身子,它没有逃,它就那么趴着,看着自己的血染红了河水,越来越红,红到它模糊了双眼,它听见少年在笑,就像从前拿到鱼那样欣喜,笑声慢慢飘远了,变浅、变淡、变凉,似它的身子。

少年拎着对现在来说可谓肥美的猎物回了家,这天,死气沉沉的村子里久违地飘出了肉香,这肉鲜美、甘甜到不似凡物,似某妖的心思,这天,深藏的爱恋、甘美的奉献都从熟透的身子里飘了出来,飘进了少年的胃,流淌在了他的血液里,浸透在他的灵魂里。

少年哭了,他觉得莫名,大概是被许久未曾尝到的味道感动,但是他内心苦涩,眼中的泪终是落了下来,屋内,脖戴钢圈的少年捧着飘出肉香的缺口碗大声哭泣,撕心裂肺,他还不懂,太过沉重,沉重到窒息,沉重到他捧不起那碗。

碗从少年抖动的手中滑落,肉糜汤洒了一地,他听不见亲人的责备,只听见碗碎声,似那水獭破碎的身子,皮与骨,融于土。

本性暴露危机

从萌到黄只是一瞬间,看来我秋名山老司机的目标真的要实现了。

写了一下鬼畜狗,感觉挺好的,下一篇会是鬼畜狗×大叔川。

不过最近真的很懒,估计会更得很慢,只想了个大概,具体还没想好。

【狗子川】陆生水生(开车注意)

大家好,纯肉来了

没想到写了这么多,这是大卡车吗!

半触手+陆生觉醒鬼畜狗×水生新皮健壮川

午夜一起哈啤↓↓↓

http://wx2.sinaimg.cn/mw690/cf64cc4agy1fens9tz1ddj20c84jt7wh.jpg

抱歉!最近天气比较热加上沉迷游戏,所以变懒了!TOT
更新不会那么快了orz

【狗子川】驯养 番外二

大天狗的性格养成法––男女混合双打


“不要浪费粮食。”
“请不要剩下米饭。”
“这位请勿……”

三道不同音调、不同音量的声音同时响起,像是响雷炸响在他耳边,他脑中一片白光过后似是有丝丝缕缕的烟气自头顶升起。

荒川脸部的蓝色肌肤下似乎透了红,尖尖的耳朵亦是如此。

他重新拿起了碗里的勺子,脖颈僵硬,没敢抬头看周围,缓缓地清空了残留的米粒。

餐桌经历了短暂的沉默后,又重新响起了细细的谈话声,那是属于家人间的亲密交流,透着暖,透着熟悉。少年感觉自己格格不入,他始终低着头盯着面前精致的碗,反常地一言不发。

一股热气突然逼近,他的手被握住了,那手比他大得多,是属于成年人的手,手心略有些粗糙,握着他却格外暖。

“这就是我的伴侣。”

大天狗的一句话将餐桌再次打回了沉默。

良久,面容温柔的妇人似乎才从震惊中走出来,她看着荒川那仍显稚嫩的脸庞,嘴唇抖动了一会儿,终是轻柔地说道:“那……那可要好好待他。”

而在一旁的严肃男子却始终沉着脸,盯着大天狗不语,这是他能做的最大让步。曾经他在人界游历时,也是高级知识分子,年龄对妖怪来说本不该在意,但受人类文化影响太多,他看着儿子牵住的那妖,还未发育好的瘦小身子配上一张年幼的面孔,就说不出同意的话。

荒川在一家人的默许下跟着大天狗住下了。这段日子他充分了解了大天狗这在妖界中可谓奇怪的性子是怎么来的了。

“川川,以后把换下的衣服放进篮子里好吗?”大天狗的母亲十分温柔,连指责都让人无法反驳,她微笑着看年幼的鱼妖乖乖拾起衣服放进了她面前的竹篮中,伸出手摸了摸那妖白色的软发,“真是乖孩子,比天狗小时候可爱多了。”

似乎是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荒川猛得抬头,好奇的双眼盯着面前的妇人,“大天狗不是从小就是现在这样的吗?”

“当然不是了,他以前可调皮了,让我们操了不少心呢。”妇人顺势拉着少年坐在了沙发上,似是憋了许久的话终于可以与人倾诉一般,将那些“秘辛”通通抖了出来。

大天狗一回来就发现自己的母亲和自己的伴侣亲密了许多,荒川那笑透着不怀好意,他面色不显,却在饭后拉着少年进了屋开始逼问。

“没什么,只是知道了孩子王––大天狗。”

“……确实没什么,我也知道街坊邻居的噩梦––荒川。”

“那是什么?!”

“属于你我的小秘密。”

“可我不知道。”

“你会知道的。”

看着面前变了脸色的小家伙,皱起的眉头配上狭长的眼睛,恶狠狠瞪着人的样子根本没变,那暴躁的性子仍旧深刻在他灵魂中,是那熟悉的样子,一切都没有变,不管是人还是爱。

“我怎么会知道。”

“等你长大了,你就知道了。”

等你有了足够的实力,那暴躁的性子就不再会压抑,也没有必要压抑,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荒川看着对面的人凑得越来越近,不禁放松了眉眼,嘴角略微勾起,明知故问道:“你干嘛。”

“吻你。”




例行废话:
大家好,驯养的番外也结束了,这一篇就正式完结啦。
近期会开一辆半触手车:D 
没剧情,就是开车,和之前的《美男与野兽》一样。
还有一个问题,有人知道川川出招的声音是什么乐器演奏的吗,我不懂音律,只觉得是琴音,大天狗应该是笛子吧。

第一次发这么多图,LOF只能发10张,分三次吧!

【表白】

 你好可爱,我爱你。

 
你性躁又暴虐,但是出人意料的,喜欢吃软糯的绵绵冰。 
 
讲话傲慢,对他人不屑一顾,却养了条呆萌到违和的鱼。 
 
你果真是背水一战的类型,愈战愈勇,受伤越重,怒气越涨,暴怒吞噬全场!你不服,不服人类能够让你重伤,死也要带他一起下地狱! 
 
“区区人类阴阳师,胆敢觊觎吾之新衣!与汝之式神同沉深海吧!漆黑的海底才是汝等弱者该呆的地方!” 
 
你说得对,我很弱小,而你是那样强大,遥不可及,似那天上星,我只能抬头仰望,甚至不清楚你我之间差距几多,我会自己潜水去,去你指定的海底。 
 
就让那深海沉重的压力将我碾碎吧,碎成一摊肉泥,消散于你的深海,造福一方水生物。 
 
我爱你,就像飞鸟热爱天空,树林恋慕土地,鱼儿倾心河川,你是一切爱、欲的化身。 
 
请用狭长的双眼看我,勾起嘴角欣赏我下沉的姿态,我会窒息、会扭曲,最后化为一摊血肉。 
 
即使在你眼下粉碎我也在所不惜,我不顾一切,我要你。 





这么晚才看到川川的新皮视频!可惜为什么这么模糊!

这张脸与图透一致了,气质也随之相像,并且眼下还多了妖纹,我忍不住高呼,我要尖叫,我要捏碎我胸前的衣料,要透过胸骨握住我的心脏,不然它会超负荷运转!

截了很多图,我要一帧一帧看他。

最后,为什么不惹你,我要惹你,我要打穿你的塔,亲自去塔顶迎接你的新衣,我视这新衣为你对我的认可,即使这道路漫长。

改名啦

大家好,抱歉这么晚才作说明,感谢小天使的提醒。

之前取名是觉得川川太可爱啦,于是很随意地取名表达了赞美之情。

最近新皮露肉,川川真是威武雄壮的男子,我就想改名了,可是如果改名叫“雄壮的川”,我……囧……

这种名字喊出来会让我觉得很羞耻,以前占名字的便宜,可能有人会说:哎呀那个“可爱”又刷屏啦,现在就会变成:哎呀那个“雄壮”又刷屏啦!这真是很可怕啊!

于是,还是用了常用的名字。

最后,感谢大家的支持,六月月六会继续更文的,我的计划还没有完成^O^